今天是
关键词:

退伍小伙组团回村卖农货,抖音电商寻找更多青年“同行者”

 时间:2022-06-16 13:14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蓝心

受困于家乡的凋敝,年轻人回村会被视作一种失败。“饭匹兄弟”也曾徘徊过,最终还是下决心返乡,冲进美食视频的赛道。他们拍的都是当地最常见的食物,却“折腾”出了大事业。

野生美食达人

这天晚上,三兄弟轮流在镜头前直播,结束时已经是深夜。夜晚的乡村万籁俱寂,月亮高挂山头。关闭直播间,简单收拾菜品,他们各自返家,头一挨着床就睡着了。第二天9点,他们还要按时爬起来,拍摄新的素材。

这是过去两年间,三个人的生活日常。抖音上,他们被称作“饭匹兄弟”,拥有500万粉丝。

现实中,三人不是亲兄弟,而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年纪最大的刘志成是94年的,陆友武比他小1岁,最小的陆泓全,是96年的小孩。视频里,他们结义为兄弟,有着更为乡土的名字——二师兄,狗蛋,富贵。

他们来自同一个村落,家乡地处湖南衡阳祁东县的山村。这里多山多河流,气候温和,当地的农民擅长种植黄花菜,因此得名“中国黄花之乡”。在村里,像他们这样的年轻面孔不多。起初,一伙人捧着手机在田间地头拍摄视频,村里的老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当是年轻人贪玩。

图片1.jpg

图 | 饭匹兄弟的家乡种植了一大片水稻

他们拍摄的内容大多都关于“吃”,三兄弟围坐在饭桌前吃饭,或是在灶台烧菜。烧的菜也很简单,都是田地里当季的蔬菜,豆角、茄子、辣椒,采摘下来做成一道豆角茄子。田间的水稻,当地人加工成米粉,一道湖南米粉他们也能吃出花样,加入不同的佐料和小菜,或炒或凉拌。

通常视频会在饭点时发布。“想去饭匹兄弟家蹭饭”,久而久之,很多在视频外吞口水的网友养成了和他们同步吃饭的习惯。为了每天一集到两集的“下饭剧”,饭匹兄弟雷打不动保持着日更视频的节奏。

在当地,他们是最早回乡拍视频创业的年轻人。但要说做自媒体,三人都是半路出家。

陆友武和陆泓全是退伍军人。18岁那年,三个伙伴相约一起报名参军,刘志成因身体原因没能选上,其他两人先后进了部队,一个调往香港,一个去往北京。2018年,22岁的陆友武最先退伍,回到老家的派出所做了一名辅警。

工作一年后,陆友武发现自己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没有大学文凭,走出社会只能做基础工作,他感到迷茫。赶上陆泓全也退伍回到家,两个伙伴商量一起去寻找新的出路。

在县城,他们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负责拍摄饭店的宣传片。陆友武第一次接触摄像就着了迷,他自学拍摄技巧,又上网学习视频剪辑软件。拍摄的过程中,其他同事要么对准食物拍,要不拍摄店内环境,陆友武爱钻研,他选择另辟蹊径。介绍菜品前,他会围绕菜品构思一两个段子,表演情景短剧,再自然地将菜品介绍进来。他拍摄的视频轻松、有趣,开始得到一些网友的喜爱。

对摄影的兴趣使陆友武看到了另一种可能。他重新打量从小生活的家乡,这里气候适宜,物产丰饶,自己又做得一手好菜,何不拍美食视频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

说干就干,他俩又找来在县城做零工的刘志成,三个伙伴聚在一起做了个大胆的决定:专职拍美食视频。

2020年4月,第一条视频正式出街,三兄弟在镜头前这样介绍自己:“我们是普普通通的95后,回乡创业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想做出点样子。”

图片2.jpg

图 | 从左到右依次为狗蛋、富贵、二师兄

美食达人不容易

三个年轻人立下豪言壮志,然而单单凭借兴趣爱好,在农村如何赚钱,是摆在他们眼前最现实的问题。

做电商,卖家乡的土特产是一个选择。但对于从零开始的年轻人来说,搭建生产线,太难了。

陆友武从原先的工作中获取经验,创业初期,他找到当地一家做下饭菜的食品生产商,利用创作短视频的方式,帮助商家带货,从中分取利润。他们开设账号,取名“老乡见老乡”,一边从事自己喜爱的短视频拍摄,一边借此带货,养活自己。

草台班子就此搭建起来,只有5个人:三兄弟是出镜演员,也承担视频策划,此外还有一个专业摄影师,人手不够,陆友武把自己的哥哥也拉进来,负责后端电商运营。

早期他们拍摄的视频相对简单,镜头对准乡野,兄弟三人坐在老屋前吃饭,镜头这边,“跐溜”一声,米粉被一口吞下;屏幕那头,评论区涌入一大波食客。吃饭这件小事,成为一种高频出现的视觉代偿。

陆友武回忆,有一次,他们三人在田地里排排坐,每个人嘴里都嚼着萝卜干。许是因为嚼萝卜的声音太过清脆,激发了网友的食欲,评论区一下子爆了,网友们纷纷询问:“哪里可以买到这么脆的萝卜。”凭借一两分钟的吃饭视频,他们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收获了100万粉丝。

图片3.jpg

图 | 饭匹兄弟的抖音号拍摄做湖南米粉

但慢慢地,视频创作遇到瓶颈,后端电商也出现了问题。在处理订单时,部分网友反映发货不及时,售后服务也跟不上,他们受到了粉丝的种种质疑。

由于产品是代运营,发货时间、售后都无法把控,三兄弟商量后,决定成立自己的品牌,把产品质量牢牢把握在手里。他们摒弃小厂,找大厂合作,拿到食品授权,贴上“饭匹兄弟”的标签,自己接订单、发货、做售后。

2020年7月,他们正式改名“饭匹兄弟”,重新出发。

在美食视频创作上,他们不再局限于吃,而是从乡间采摘食材,教网友如何做一道好吃的家常菜。视频中,三兄弟挥舞菜刀劈排骨,俨然是一副大厨的模样。殊不知一手好厨艺,也是学习磨练出来的。制作梅菜扣肉,肉需要先过油炸再蒸,极费功夫,稍不留意,肉就糊了,他们就得从头再来,反复制作,反复拍摄。

另一方面,为了丰富内容,陆友武将自己早年间拍摄段子的优势发挥出来,在视频中添加情景,拍摄中许多细节都花了心思去设置:吃饭要发出声音,表情要到位,丢梗要出其不意,菜品的植入要自然。归根结底还要好玩、有趣。

做好饭菜后,三人围坐在一起分享,会为了一盘好吃的,互相抢菜。也会玩猜盲盒的游戏,一人挑一个饭盒,一个装满了肉,一个饭里只有咸菜。有网友说看到兄弟三人总能想起自己的哥哥,在一起时相互拌嘴打闹,分开时又分外想念。

视频里吃得令人垂涎欲滴,现实中只能隐藏起艰辛。两年来,饭匹兄弟发布了几千个视频,往往上午拍摄短视频,下午开直播,忙得脚不沾地。

图片4.jpg

图 | 在乡间拍摄美食

成为乡村的“代理人”

通过“饭匹兄弟”拍摄的视频,网友们领略到了湖南的美食和美景。三兄弟面对镜头也并不讳言:“我们就是卖货的。”拍视频,涨粉,赚钱,他们想通过短视频和直播为家乡的农产品带货,用自己的双手在家乡的土地上挣钱。

每年7月,田地里绽放出一大片金黄色,这是黄花菜收割的季节。往年,村民们种植黄花菜,只能被动等待承包商来收购,2021年,县里找到饭匹兄弟,希望借助他们账号的传播力,将新鲜的黄花菜销售出去。

三兄弟在田地里进行了一场直播,把农产货物信息传递给千里之外的粉丝——“黄花菜长在地里,满眼都是金黄黄的。”眼见为实,网友们更容易产生信任,纷纷下单抢购。这场大获成功的直播是公益的,饭匹兄弟没有收取佣金,还为家乡的黄花菜打响了品牌。

图片5.jpg

图 饭匹兄弟在田地里卖黄花菜

随着影响力增大,一些村民也来找他们帮忙。同村一位60多岁的老汉,家里专门做酸豆角。由于入坛时间早,一下子卖不完,几千斤的酸豆角如果继续存放在坛内,口感会变酸,无法食用,老人整日发愁。陆友武知道后,二话不说,拍了几条短视频帮忙宣传,3天时间,滞销的酸豆角就销售一空。

渐渐地,“饭匹兄弟”成为了一个符号,它是村民、农村之间的代理人。“现在村里的农产品需要我,在外地的老乡和城里的顾客也需要我,做抖音电商既可以帮到村里乡亲,又可以帮到真正需要农产品的人。” 

在陆友武看来,电商带货不只是简单的商品售卖,而是一份滚烫且充满生机的事业。这份事业让他们找到人生新方向,在成就自己的同时美好他人。

这也正是抖音电商提出的八项优质作者精神之一——”成己达人“。在5月31日举行的抖音电商第二届生态大会上,抖音电商总裁魏雯雯宣布,推出针对电商作者的激励和管理举措,通过“优质作者精神”构建正向的价值体系,给予电商作者方向引导,帮助其树立健康的电商理念和职业认同感,更好地经营事业,积极践行社会责任。

陆友武觉得,抖音电商就像一座桥梁,一端聚合农产品,连接村民;一端激发兴趣,连接用户。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湖南美食,饭匹兄弟不断增加食材的品类,湖南米粉、湘西外婆菜、武冈卤豆干、香辣手撕鱼……起初饭匹兄弟的粉丝以湖南人居多,后来又吸引了大批嗜辣的年轻人。

在全国各地的农村,像饭匹兄弟一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近几年,乡村美食达人的涌现,来自平台方的支持必不可少。

2022年1月,为吸引更多优质创作者,丰富抖音电商内容生态,抖音电商推出“寻找同行者”计划(https://www.douyinec.com/tongxing)。“寻找同行者”是抖音电商的创作者成长大本营,致力于挖掘优质达人和商家,助力他们获得更多关注和机会,在平台实现更长远的发展。

其中,“与新生力同行”将持续关注青年电商创作者,讲述年轻人在抖音电商寻找方向、实现梦想的故事,与他们在创业路上探索更多新可能。

三位年轻人回乡创业,把村里的氛围、村民的心思都给带活了。现在,他们的团队已经扩充到了50人左右,既有50多岁的中年妇女,又有00后更为年轻的一代。饭匹兄弟说,想让更多人知道,不要再让老人孩子留守在农村,年轻人在家乡也能做出一番事业。

偶尔陆友武也会感叹创作的不易,每天兄弟三人都要坐在一起对拍摄素材进行头脑风暴,对他们来说,持续创作能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他们有更大的野心,接下来他们想在视频里更多地加入家乡的美食、文化元素。具有文化内涵的作品,才会有更久的生命力,能经受住时间的检验。

如今,饭匹兄弟还在不断丰富和拓展自身的商业场景和变现可能,追赶浪潮,乘风破浪。

 

新华咨询 新华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