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李笑来回应一切:录音门、比特币首富、退出雄岸基金

 时间:2018-07-25 10:07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新华在线

相关新闻:

李笑来称赚钱慢是原罪 “首富”是随机应变而来的?

李笑来追打陈伟星:收买媒体、拉帮结派是其惯用伎俩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林腾

因为熊市而沉寂已久的币圈最近被打破了,这一次,站在枪口上的依然是被外界称为“币圈首富”的李笑来。

7月4日,一段李笑来私下谈话的录音在网络上传播。在这段长达50多分钟的谈话中,李笑来带着粗鄙的口吻依次数落币圈中的知名人物和区块链项目,并以赢家姿态向谈话对象讲述着自己的投资手法。

这段听起来信息量爆炸的录音,让李笑来再一次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由于录音中提到了“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销售空气币”等币圈投资者敏感的词汇,因此在后来的舆论中,李笑来被认定币圈里的“割韭菜”的庄家。

同时,作为曾经的新东方老师和畅销书作者,李笑来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后拥趸众多。但那段录音中,李笑来一面认为自己的 IP和流量在币圈非常重要,一面又鄙弃着盲目的追随者。

那么真实的李笑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真实财富积累和投资区块链的方式到底如何?如今区块链行业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江湖?

7月12日,李笑来接受了界面新闻的独家专访,回应了外界质疑他的问题。

谈录音“录音讲了大实话,说我割韭菜是无中生有”

界面新闻:什么时候知道录音在网上被公开的?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笑来:当时我在开车,朋友打电话叫我赶快停下来听一下。我没有停车,直到2个小时之后,我才找个地方坐下来听完。后来,我听了一下就觉得没事,除了脏字和点名道姓不太妥,这段录音没有什么见不了光的。

我的生活习惯就是这样的,人前人后说的话一样。我甚至有朋友宣称“以后不跟笑来吃饭了,因为你跟他吃饭,听他说的话,在他的文章里都看过了……”

界面新闻:你会怪罪当初录音的那个人吗?

李笑来:录音的人应该不是坏人,因为我后来了解到,长期以来,对方把我当成老师,他们认为我的认知可能值得拿出去分享。如果提前征询我的同意,肯定会被拒绝,于是就偷偷录了。

从这点来说,其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

界面新闻:但后来录音广泛传播之后,大家都觉得你“割韭菜”了。

李笑来:在这个事情大规模爆发以前,许多圈内的人已经听过这个录音了。其实你只要认真听完这个录音,或者读完完整的文字版,就不会得出割韭菜的结论。

但是后面录音事件突然大规模爆发之后,大量文章用李笑来“割韭菜”当做标题来传播。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提到“韭菜”这个话题,我也从来不做“割韭菜”的事,但是被扣上了这样的帽子。

而且什么是韭菜?赔钱就是韭菜,赚钱了就是庄家吗?我觉得这可能是不懂币圈交易市场的人产生的想法。在传统股票市场中可能会有庄家和韭菜的存在,但是这在币圈非常难,因为币圈的交易是在二十四小时交易,全球有一万多个交易平台,一种币在多个交易平台都有登陆,所以做庄难度实在太高。

界面新闻:感觉最近跟你有冲突的人不少,你是不是在区块链江湖树敌太多了?

李笑来:区块链这个行业因为涉及到钱,其中可能有少数人是不堪的,而且话题会更容易被放大。但整个区块链行业绝对不是这样的,因为有大量的人在认真做事。

这一路下来我回头去看,我得罪了的人基本都是最后我没跟他合作的人。但这不能怪我,道不同不相为谋啊。就像电影《教父》中的情节一样,有人来找你商量卖毒品,你不同意就找人杀你全家。可是,我就不想卖毒品啊,杀我全家我也不想卖啊!

界面新闻:最近这段时间算得上你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吗?

李笑来:黑暗倒是算不上,更像是幸福的烦恼吧。去年“94”的时候更危险(界面注: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并整顿各类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当时舆论用“一个诈骗犯的财务自由之路”来形容我,感觉我就已经被判刑了一样。

我之前就没有这些烦恼。当新东方老师的时候,年薪税后六七十万,课程评分全校最高,校领导见我都要打招呼,每天下课后回家打开QQ也许还有学生们的赞美可以养养眼,看到不爽的人可以使劲骂,优越感爆棚。为什么啊?因为那个时候手里做的事儿实际上不大。

现在感觉像上了一趟高速列车,速度太快,是过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快,以至于有点晕。但,由于是第一次,你会跟我一样,虽然有点晕,但会想办法仔细体会那个感觉,想要记住。所以去年开始我就跟自己说,你已经不在之前那个世界生存了,要想办法适应现在。

谈争议超过99%的项目我都是“被站台”

界面新闻:你真的百分之百没有站台过空气币吗?

李笑来:首先要分清楚什么叫站台?像有些人,项目方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获得1%的代币,这种方式叫做站台。但我从来不干这事,别人如果这样送我币我是不要的。

我们的做法是,要么投资这个项目,要么给这个项目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所以说我们真实参与的项目,都是我们给了钱的。比如量子链这个项目,我是跟其他早期投资者一样的价格投了50个比特币,所以这是投资,不是站台。

但因为币圈投资者教育不够,很多时候他们无法判断项目质量,看谁投了就跟着投,所以会被理解为站台。但实际上许多项目我都是没有参与的,有些项目还把我的微信对话P上去。其实超过99%的项目我都是被站台,这并不夸张,是事实。

录音里所提到我帮着卖“空气币”。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录音是看不到我当时的手势的。我讲话其实常用两只手举起来,各伸出两个手指,同时做着弯曲的动作表示“引号”。

量子链当时说要建造比特币和以太坊之间的桥梁,我觉得是当时中国人做的唯二唯三靠谱的项目,我当时接触他们的时候,项目的代码已经开始更新了,初版代码我们也找人审计过。因为当时没有上主网,所以确实有一段时间被外界称为“空气币”。但主网上线之后就没有人这么说了。

界面新闻:你既投资交易平台,又投资项目等等,做币圈全产业链。这可以暗箱操作很多事情吧?

李笑来:全球的交易平台有一万多家,没有哪一家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区块链核心本质是大幅度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传统市场运作效率是不高的,世界上那么多的好项目,你哪里审得过来。现在有了更多的交易平台,融资发行也注定是要往去中介化发展的。所以推动世界的发展的技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它。

但现在的核心问题是,交易平台和项目都不透明。比如一个项目方在交易平台上架,明明花了5000万,但是平台却说只收了500万,剩下4500万哪里去了?所有人都想在过程中分一杯羹。

所以这也就衍生了现在的一些所谓“市值管理”的服务,他们利用信息不对称高抛低吸,他们才是真正割韭菜的人。如果项目做好还需要这种服务吗?你见过比特币做市值管理的吗?

界面新闻:所以其实你是反对币圈所谓“市值管理”的?那你觉得怎么才能杜绝坐庄炒作和割韭菜呢?

李笑来:靠公开透明。只要交易平台的基础设施成熟,平台可以公开用户数,今日交易用户数,每日交易量综合,对于某一个币种,还能公开交易平台总计持仓占总流通量的百分之多少。总盘子里面的前三十大用户,资金流入流出方等等。 如果百分之百透明,我就能向你证明平台没加入交易……

为了让用户接触到更多好项目,我们会往这个方向努力,但并不是什么项目都能上。我们就是要干这些事情,但这个是需要时间的,在我投资的平台上可能至少还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另外,并不是我们想参与全产业链,而是因为我们是很早开始参与这个行业的,最初的时候行业很小,能干的事情就那么多,所以很容易全部尝试……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分工就出现了。你看,我无论如何就做不了矿机芯片,连投资芯片都做不好。

界面新闻:你从EOS这个项目中赚了很多钱吗?

李笑来:EOS这个项目的团队我从2013年就开始投资了,EOS算是投的第四个项目。我们当时是用150万美元买的至今都没有流动性的股权,占股5%,估值3000万美元,现在估值60亿美元,翻了200倍。至于后来我手里有的EOS币都是另外从公开市场上买的,但我的习惯是买了之后就那么放着不动,所以,就算有“盈利”,也是“账面盈利”,或者成为“浮盈”。

然而就仅仅这一个项目,很可能会让我成为2017年全球最牛的天使投资人,因为这个项目成长太快了。

界面新闻:为什么你会说出不能相信价值投资这样的话?

李笑来:我的原话是说不要“盲目相信价值投资”。价值投资长期来看是对的,但投资这件事是有时限的,人群当中很少人有资格有能力选择价值投资。比如巴菲特,投资30年,他可以,而绝大部分人是扛不住经济周期的。

我当时说,我的任务是要解释完整的世界,而价值投资理论只能解释部分的世界。

谈财富比特币首富的名号是好是坏?

界面新闻: 外界都对你的财富规模非常好奇?能不能再详细说说你财富积累过程?

李笑来:2011年的时候,我很看好比特币,在均价6美元的时候开始入手,但最初只买了2100个。因为比特币总量是2100万个,我觉得比特币未来是一个经济体的话,我有万分之一也很牛了。事实证明7年后的今天,2100个比特币也接近1亿人民币了。

但是后来涨到24美元的时候我没挺住,卖了四分之三,留着本金,拿着三倍的利润出来挖矿。但后来挖矿项目失败了,我意识到如果看好比特币,应该用更多的钱去买,而不是挖矿。

当时比特币已经从32美元跌到16美元了。我也是运气好,在新东方工作的时候恰好有一丁点新东方的股份,因此有一个十多万美金的海外账户。我就用这个海外账户在接下来差不多10个月漫长的熊市里不断买卖,直到比特币到了两美元附近,我实在没有钱买不动了才停手。

后来央视采访我,人家问我有多少个比特币,我不愿意说具体数字,只说我有6位数的比特币,第一位数字是“1”。但“首富”这个称谓不是我自己称的,而是媒体取的。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知道有几个人手中的比特币数量可能比我多。

到了今天,据我所知,国内依然有人比特币数量比我多,比如有一些挖矿的,但总人数不会超过3个人。这个过程中我也有一些折损,比如投企业我可能需要现金,那我就卖币。

界面新闻:除了比特币之外的收入呢?

李笑来:至于其他的一些项目等各种各样的收益,比起我的比特币投资来说都是九牛一毛。

另外我给罗振宇写专栏,总共获利4000万,得到平台要分一半,交税要交一半还多一点,到最后分到我头上只有900多万左右,最后还是分许多次才能给。

界面新闻:赚这么多钱你都怎么花?

李笑来:我的消费能力不强,一年能花的钱很少。徐小平觉得我活得太土,想改造我,在他家楼下租了个房子让我住,还给我买很贵的水晶杯啊什么的,但最后他对我放弃了,因为我已经土到骨子里了。

这是因为几年前我在新东方的时候塑造的消费观。当时我父亲生病住院,我和老婆两口子一年花的钱也就15万左右,剩下的钱全送到医院,这个过程长达7年的时间,所以我的消费观也改不了。

界面新闻:那你为什么前段时间突然买了两辆保时捷?

李笑来:之前买两辆保时捷那件事,是为了应对别人质疑我财富的看法才不得已买的,如果我还是26岁买了两辆保时捷可能对我确实有意义,但现在这个年龄则没有了。

如果说现在财富对于我的意义,以前没有钱的时候总有人质疑你。如果你没有钱的话,反击别人你会心虚。但现在你会发现因为有了财富,很多时候你不用反击了,质疑你的人自己会心虚了,所以许多事情在生活中变得轻松了很多。财富这个事情让我这个人变得谦虚了很多,整体上对人变的更加 Nice了。

界面新闻:你是否觉得自身的IP流量对你投资帮助很大?

李笑来:在任何领域个人品牌都是有价值的,这个必须要承认的。难道不是吗?

但这肯定不是我参与投资的唯一优势。很明显,深入思考比什么都更重要。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从2003年开始在网络上实名公开生活,将私生活之外一切的都公开。但你其实很难看到我去讨好粉丝,我一直在追求我的思考正确,我也很少去说服别人。比如《把时间当做朋友》这本书,我是真心认同的,所以我也这么做了。如果我真的想要利用粉丝的话,不会成功的,因为我是教独立思考的。

我一直推崇独立思考,但是只要教独立思考,那么质疑你的人就会变得很多。不是这样吗?在学校里你就可以观察到这个现象,教学生思考的老师,打分不一定高,不教,学生还可能盲从,教了,学生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质疑。不质疑,用不着思考啊,更别提独立思考了。

所以说,我投了某个项目和你投不投,有关系吗?再说了,没有人能做到投资的成功率高达 100%,我也有投错的时候。我有我的言论自由,大不了以后我就不说了,我要克制。

我所有讲的分享都是成长,我认为成功不重要,成功是终点,成长才是重要的,而独立思考又是成长的必要因素,所以,做我的读者可以,做我的学生可以,不要成为什么“粉丝”。

谈认可我最欣赏的人是吴忌寒

界面新闻:你觉得在币圈可以正义地赚钱吗?

李笑来:完全可以。比如你可以买了币之后持币不动,五六年之后再看。但现在绝大多数人认为币圈的投资是一个零和游戏,你赚的钱就是别人赔的钱。但这是错的,因为没有把经济增长放进来。

在熊市里所有人都赔钱了,你赔的钱别人也没赚到,在牛市里你也赚钱了,可赚到的都是别人赔掉的钱吗?不是,因为在牛市里所有人都赚钱。为什么呢?这就是经济周期。你十年前买了Facebook持有到今天、或者最近买小米股票十年后回头看,你一定能赚很多倍,即便它们上市之后也曾一度破发。

这样赚到的钱,哪里有一丝一毫不正义?

区块链是新兴市场,在这样的地方,比外面的世界赚钱机会更多,赚钱更容易,不干坏事也能赚很多钱,为什么要去做坏事?赚不正义的钱?再说,赚那么多钱,你花的掉吗?我反正是花不掉。花不掉的钱,其实并不是你的钱,仔细想想就知道了。

界面新闻:为什么会参与政府主导的雄岸基金?

李笑来:未来区块链的核心应用场景,与绝大多数普通人没有直接联系,未来都会在公共事务上。

区块链一定会在中国会发展得最好,因为中国的公共事务是最大,人口是最多。比如身份证、车辆行驶证、结婚证、股权证这些都可以使用区块链避免作假,加快效率。要求政府机构比如公安局来挖矿、投票、发币,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未来最大的区块链应用很可能是“无币区块链” —— 虽然现在区块链圈内对“无币区块链”抱有的是鄙视的态度。

我个人是相信区块链一定会改变世界的。当然,区块链也一定会改变中国。杭州市政府非常有远见,也非常支持区块链。当雄岸成立的时候,全世界的媒体都关注,都“惊讶”,这充分说明杭州市政府的魄力超出了全球人们的想象。

界面新闻:你不是之前说区块链产业园是个笑话吗?

李笑来:产业发展的逻辑是钱>人>地,一个地方资金和人才资源都充足的话,那个地方才有价值,也一定是有价值的。所以几年前我就说过,我认为未来中国如果出现一个新的中心,那一定是杭州。雄岸基金,钱到位,人聚齐,那这个产业园肯定是有价值的。

界面新闻:为什么最近又宣布退出雄岸基金?

李笑来:事情是这样的 。今年4月8日的前两天,圈里的陈某某还邀请我去参加了他的生日会,我碍于面子还去了一趟。雄岸基金4月9日正式成立,但从那天开始,他就在朋友圈里跟我反目,捏造各种事情诽谤我,但前提我也没有跟他有任何私人恩怨。

不仅如此,陈某某组织了许多人给杭州政府部门的人匿名打电话,他不仅亲自去找他能找到的领导告状,还捏造各种事实诽谤我,说我是个骗子。那我不能让政府部门和雄岸基金因为我承受不必要的舆论压力啊,所以那我就退出吧就这么简单。

那么雄岸基金成立至今3个月已经投了十几个项目,对推动区块链行业发展已经做出了一些贡献。我相信雄岸基金一定会在中国的区块链产业发展历史上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界面新闻:区块链行业你最看好谁?

李笑来:比特大陆的吴忌寒。我觉得这个人是区块链行业中带伤带血的战士。大概三年前,我跟朋友也说过这事儿,如果这个世界里有一个我可能打不过的对手,那就是吴忌寒。只不过我们恰好不在一个赛道上,所以这也是我的运气。

界面新闻:你的发小罗永浩在苦哈哈地做实业,你在做区块链,你怎么看待区块链和实体之间的关系?

李笑来:金融是实体经济的体现。金融不可能脱离实体经济存在的。区块链一定会驱动实体产业,但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驱动,现在还不得而知。

我是很羡慕罗永浩做实体行业,他的幸福感比我高,因为做出一部手机比我做一个未知的行业成就感要大很多,他们也更容易获得社会承认。

界面新闻:录音泄露发生之后,罗永浩有安慰过你吗?

李笑来:我们的习惯是在遇到麻烦的时候都不吱声,因为如何安慰别人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但过后我们会一起相互聊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笑来:你还有其他问题吗?今天我生日,等会儿要陪老婆吃饭。

 

蜀ICP备14031750号-2 版权所有 [新华在线]
© 2014 Hebei XinHuaZaiXian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蜀ICP备1403175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