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双面点付大头

 时间:2018-06-21 15:37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新华在线

点付大头
 
上海静安区的一栋5A级写字楼,整个7层都是LBTC的办公室,点付大头盯着电脑显示屏的比特币行情,屏幕荧光映射到他脸上,红蓝条线相映交错,他右手持握签字笔迅速在笔记本上写划。
 
点付大头,本名张银海,《Ripple从入门到精通》作者,前后投资新经币、元界、IOTA、量子链、Tezos等项目。
 
点付大头身上充斥着矛盾辩驳和自我颠覆。
 
一方面,点付大头是上海币帮里的典型。谨慎、务实、理性,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他照着技术至上的路线,一个劲往前。
 
另一方面,他又是上海币帮的异类。耿直仗义,路见不平吼一吼,刚怼完何一,点出交易所上币乱象,又和江卓尔杠上,辩论谁才是真正的分叉币原旨教义。
 
对此,点付大头有一套自洽逻辑。他一直秉持的是自由主义,“我认为这个世界可以做到更公平一点,更民主一点”。从小学时质疑标准答案,到而今直言币圈混沌乱象,对岸的自由绿光一直是点付大头追寻的方向。
 
32块钱卖掉的比特币
 
“你这个比特币,与现有政权相悖,是要被抓起来的。”领导突然从身后冒出来。
 
“迟早要被国家封杀的。”坐在身边同事凑过来,附和道。
 
2011年夏,证券公司实习生张银海用30万块在淘宝上买了1万个比特币,正在电脑看比特币价格。
 
听罢此话,“吓死了”。
 
刚毕业的张银海没什么经验,赶紧把币卖掉了。
 
随后,比特币从32块跌到20块,张银海很庆幸提前卖掉了,于是把钱用来投资艺术品,紧接着遇上国家打击文交所,结果“一路狂跌,几乎归零”。
 
与之对应的是,比特币一路从几美元涨到十几美元、几十美元,乃至逼近两万美元。
 
若按照比特币最高价格换算,张银海当时抛掉了2亿美元。
 
卖掉比特币、投资艺术品成为张银海迄今做的最失败的一件事。
 
“我从此学到不要随便相信周围的好心人,要相信自己有独立的判断力。”张银海说。
 
凭着证券交易员的敏感,张银海一直关注比特币走势。然而,张银海再次亲密接触区块链,时间已经来到2013年。
 
这次是和ripple相关。
 
ripple创始人Jed当时的理想是为穷人服务,让全世界没有银行的地方能使用银行的所有服务,“Jed连公司股份都不要,把大部分代理免费送给别人,目标就是做一个免费的、大家都能使用的价值互联网协议”。
 
他深受其感动,自愿成为ripple的第一批布道者。当时ripple还没有中文名,有人在论坛上称之纹波。张银海猜是Google直接翻译过来的,于是将其翻译为瑞波,还为之写了本书:《ripple从入门到精通》。
 
2013年,瑞波币(XRP)免费送币,在社区发帖也能免费获得XRP。
 
靠着发帖免费获得以及从国外购买,张银海手里最多握有近3000万个XRP。
 
但身边人都不理解张银海。2013年,比特币初来乍到,“很多人觉得比特币跟Q币一样”,张银海不太敢向周围人讲什么是比特币,怕对方误会是传销。
 
为了不让身边人误会,张银海给自己取名点付大头。点付即dotpay,意为点对点数字货币支付,彼时,张银海负责打通瑞波的支付网关,任务就是实现点对点支付虚拟货币。
 
那时的币圈是寂寥的,“北京上海就那么几个人”。直到比特币涨到8000美元,一部分早期参与者实现财务自由后,大家说要出来聚聚了。
 
很快,币圈迎来第一次聚会。
 
财务自由是一个难受的过程
 
2013年10月的一个下午,杨浦区五角场的创智天地,一百多人来自全国各地,V神在台上讲着以太坊,为以太坊ICO宣道。
 
“大家认为以太坊是个骗子,很多人在巴比特留言说,V神是一群上海人请来的演员。”点付大头说。
 
V神过后是小蚁的产品讨论会,达鸿飞介绍完小蚁的发展蓝图后,大家兴致很高,会场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有没有愿意投的?”达鸿飞怔怔望着现场一百多人,空气一下凝固了,无人响应。
 
最后,小蚁只募集到60个BTC,全部来自比特币创业营。众筹的失败让会议过后的聚餐显得乏味可陈。
 
比特币创业营是点付大头、初夏虎、达鸿飞、蓝领等7人创立的团体,内部孵化了项目小蚁。
 
募资败北、上线破发后,7人意兴阑珊。2014年,团队6人离开小蚁,各自奔赴自己的事业,只剩达鸿飞一人。“这个项目不需要那么多人,让达叔去做。”点付大头介绍。
 
徐义吉和王冠做了星云链,初夏虎创立云界,蓝领去了分布式资本做法务。
 
而点付大头,则全情投入瑞波币。
 
那是段最艰难的时光,瑞波跌到了一分钱,比特币也颓靡不起,导致币圈很多人一下失去了信仰。
 
每天下午三点起床,凌晨四点入睡,成为点付大头生活的常态。傍晚,点付大头会去家附近的公园,一个人放空,然后回来看技术文献、和论坛朋友交流。半年后,点付大头胖了30斤。
 
4年后,点付大头在朋友圈写道:“你之所以没财务自由,是因为你还不够痛苦。”像是在回味那段往事。
 
那对于当时点付大头而言,痛苦意味着什么呢?
 
“财务自由实际上是非常难受的一个过程,只有极少数人能忍受住。”点付大头介绍,很多人买了瑞波,瑞波从1分钱涨到3分钱,涨到5毛后跌到1分钱,最后涨到20多块,经历跌宕起伏的币价能拿住币的毕竟是少数。
 
直到去年币价上涨,他才将手握的2000多万XRP慢慢出售一部分。
 
这也直接反映了点付大头的投资策略——投长期、看技术。去年,点付大头成立千方基金,专投ICO项目。
 
“我们投唯链,唯链上市就破发,投小蚁,小蚁也破发,但是后面唯链涨了几百倍,小蚁最高涨了两万倍。”点付大头对项目的考核标准不是是否有人拉盘,而是团队是否在认真做事情。
 
点付大头将投资项目分为四等,第一是有突破性技术创新;第二是技术靠谱,团队执行力高;第三是技术一般,团队执行力高;第四是看商业模式。“但是我们投的一般是第一种,投技术。”
 
币圈老炮
 
地理老师在台上讲课:“从近地卫星上,我们可以看到几大地球奇迹,比如万里长城。”
 
还是小学生的张银海举起手:“从这么远,不可能看到。”
 
从古至今,老师教的是教科书上不容置喙的标准答案,不许反驳,即便被证明是错误的。
 
从小到大,点付大头对权威永葆质疑,只因其秉持自由主义精神。
 
一方面,点付大头是币圈老炮,质疑币安上币规则,点出吴忌寒矿霸真相。
 
前些天,他在朋友圈感慨道:“以前年轻的时候,看到不合理的事情,总要说出来,写出来,现在碰到不合理的事情,区块链的乱象,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解决。”
 
交易所上币流程不合理、上币价格太高昂、上币结果看关系,点付大头决定成立自己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不看关系,就看你代码看你的技术,技术厉害就给你免费上。”点付大头向深链财经表示,交易所将在今年下半年上线。
 
另一方面,他又是币圈灯塔,带着大家共同致富。点付大头在自己的小密圈分别推荐了IOTA、IPFS等币种,皆被验证是百倍千倍增长。
 
点付大头说,如果不在币圈了,他会去做投资人,带领大家一起赚钱。
 
币圈需要灯塔,也需要老炮。
 
时间拉回那年夏天,张银海在炒股论坛上第一次接触比特币,这个在QQ群、淘宝零星出现的新名词尚未在全国各地铺展泛滥开。
 
他深呼一口气,敲下确认按钮,买了1万个比特币。
 
几天后,他卖掉了。
 
与2亿美元擦肩而过,他不后悔。他知道这是犯错的代价,“30岁以前叫允许犯错,30岁以后谨慎行事”。
 
但张银海的世界就此改变,为ripple取名、成立千方基金、上线LBTC……张银海慢慢变成众人口中的点付大头。
 
而今回望来路,在这个后来响彻币圈的名字背后,有独自守候,有众人互助,有质疑也有坚守,还有日复一日的信仰不辍。

 

蜀ICP备14031750号-2 版权所有 [新华在线]
© 2014 Hebei XinHuaZaiXian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蜀ICP备14031750号-2